焦作一男子被酒瓶炸伤,向厂家索赔却遇阻!他打了这个电话...

亿万先生娱乐移动端

  晚报《马上办》,马上帮你办。多年来,晚报一直深受广大市民的喜爱,成为本报记者与市民、市民与各相关职能部门之间交流的桥梁。为更好地为市民服务,晚报服务品牌再升级——晚报《马上办》正式开办。

  长期以来,晚报倾力打造了《找找吧》《温暖热线》《有事帮您问》等一批很有社会影响力的服务品牌,成为市民的知心人、老朋友。开办的晚报《马上办》,将设置更加立体的栏目,用心倾听市民的声音,竭尽全力服务市民,满足大家的多样化需求。

  暂定的栏目包括《马上帮问》《找找吧·马上帮找》《马上调查》《马上帮办》《马上曝光》《马上点赞》等。

  1564647194536060091.jpg

  长按扫码给我们留言 马上帮您办

  《马上帮问》

  栏目重点倾听市民来电、来函咨询,记者将在第一时间连线相关部门,全面回答市民关注的医保、社保、退休、入户、入学、就医等民生信息。

  《马上调查》

  栏目重点关注市民报料,记者将深入一线,以小见大,调查问题背后的原因,为读者排忧解难。

  《马上帮办》

  重点关注发生在市民身边的大事小情,让市民了解到第一手真实、全面的信息。

  《找找吧·马上帮找》

  将免费为市民刊登寻找、招领信息,让你体会失而复得的喜悦。

  《马上曝光》

  栏目重点曝光民生顽疾、影响市民生活的事件,以督促有关部门积极解决问题,让市民生活更美好。

  《马上点赞》

  通过这个栏目,你可以点赞、传播身边的好人好事、正能量,让温暖在更多人的心间流淌。

  马上调查

  瓶装啤酒爆炸 男子缝了十几针 受伤男子向厂家讨要医药费遇阻

  “瓶装啤酒突然爆炸,我的脚被炸伤后到医院缝了十几针。我找燕京啤酒厂家讨说法,厂家竟然不愿意支付医药费。”昨日,市民王先生拨打本报帮办热线求助,希望晚报关注此事,帮他讨个说法。

  1564647194753315221.jpg

  当事人称瓶装啤酒爆炸伤人

  据王先生介绍,7月25日下午,他在家门口的商店购买了一件瓶装燕京啤酒,当天晚上在家招待朋友。几个人喝了8瓶啤酒,剩下的1瓶啤酒就放在茶台旁边。送走朋友,他独自喝茶时,这瓶啤酒突然爆炸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一块玻璃飞溅到他的左脚踝处,瞬间血就流到了地板上,他用手按压受伤处,可血顺着指缝往外冒。他拨打朋友电话求助,朋友买了创可贴赶到现场帮他止血。

  26日早上,王先生起床后,发现伤口又开始出血,随即到离家最近的焦作山阳惠康医院治疗。医生检查王先生受伤情况,对伤口进行了缝合。从医院回家的路上,王先生到购买啤酒的商店说明情况,店主立即帮忙联系厂家处理此事。

  1564647194615200517.jpg

  王先生说,他根据店主提供的电话号码,与厂家联系反映情况却被推来推去,直到29日才有一位自称是燕京啤酒厂的男子与其对接。他估算自己受伤后需要花费的医药费在500元左右,就提出赔偿500元医药费的要求,但该男子看到发票后拒绝,理由是发票金额和赔偿金额不相符。

  如厂家产品质量侵权 消费者可主张赔偿

  7月30日,记者来到王先生家核实情况,啤酒瓶爆炸后的碎片在垃圾桶里,瓶子已经四分五裂,但瓶口处的酒瓶盖子还完好无损。记者看到焦作山阳惠康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上写着:患者在我院进行左内踝皮肤裂伤清创缝合术,伤口深达筋膜,出血较多,给予止血等。发票上显示收费227元。

  王先生称,他要500元的医药费是有原因的。在医院缝针花了200多元,在街上药店买消炎药又花了100多元,从现在到拆线的这段时间,还得到医院换几次药,每次换药需要几十元,拆线的时候还得几百元。他将这些费用全部加在一起预计需要500元,所以才提出了500元的赔偿要求。

  王先生认为,自己无缘无故被啤酒瓶炸伤,燕京啤酒生产厂家应该承担责任。这次意外受伤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和生活,他只是提出赔偿医药费,可这么简单的要求竟然被厂家拒绝,这让他不能接受。

  针对王先生反映的情况,记者联系了燕京啤酒生产厂家,接电话的一名女工作人员称负责处理此事的人不在单位,她一定转告,让其与记者联系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没有接到燕京啤酒生产厂家的电话。

  王先生被瓶装啤酒炸伤,是否可以要求赔偿?对此,河南首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康亚伟说,啤酒厂家生产的产品因质量问题导致消费者受伤,构成产品质量侵权,消费者可以向生产厂家或经销商主张赔偿。

  焦作日报全媒体记者 朱颖江 摄影报道

  这俩坑,真坑人

  “塔北路与北环路交叉口东南角的停车位处有两个大坑,这两个坑可没有少坑人。”7月25日,市民李先生拨打本报帮办热线,希望有关部门修整路面,消除安全隐患。

  1564647194624237395.jpg

  塔北路与北环路交叉口东南角的停车位处有两个大坑。

  据李先生介绍,塔北路与北环路交叉口东南角有许多饭店,饭店门前是停车位。不久前,他和朋友来这里吃饭,在停车的时候发生了意外。

  “我正常驾驶车辆进入停车位,正在倒车的时候,车轮一下子掉进了坑里。我下车查看情况,看到停车位上有个坑。”李先生说,车轮掉坑里后,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,听饭店老板说,这儿天天有车掉坑里。

  老板的话让李先生很意外,也很气愤。李先生说,如果没有人管,今后还会不断有车掉坑里,希望晚报关注此事,协调相关部门修整路面,消除安全隐患。

  根据李先生反映的情况,记者到现场核实。塔北路与北环路交叉口东南角的停车位上停满了车辆,在停车位南侧有一排饭店。据周边居民介绍,这里的停车位主要是为附近饭店服务的,方便食客停车。

  在一位饭店老板的带领下,记者看到了坑人的两个坑。这两个坑相距很近,停车位旁边的一个坑里插着个扫帚,另外一个坑刚好在停车位内。两个坑里都是剩菜剩饭、塑料袋、一次性饭盒等垃圾,这些垃圾散发着刺鼻的臭味,令人恶心。

 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饭店老板说,这里以前是一块空地,地面没有硬化,也没有坑,每到晚上各家饭店会在空地上经营。后来,不知道哪个单位在这里规划了停车位,还挖了这两个不知干什么用的坑。

  记者向我市“四城联创”指挥部反映了这个问题,指挥部工作人员表示,会要求相关单位解决问题。

  焦作日报全媒体记者 朱颖江 摄影报道

  马上帮办

  抗日牺牲的大伯葬身何处 市民宋先生求助本报寻找线索

  “我已年近古稀,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打听到我大伯的埋葬地,给他磕个头。”昨日,市民宋志文拨打本报帮办热线求助。

  据宋志文介绍,他的大伯名叫宋知顺,1910年出生,安阳市滑县留固镇中付村人。1940年前后,宋知顺与同村几名青年一起来到焦作参加八路军,抵抗日本侵略者。

  “1941年左右,与我大伯一同参军的同村人让人捎信给我爷爷,说我大伯已牺牲在焦作,是被日本人杀害的。”宋先生说,当时兵荒马乱,家里没人寻找大伯的埋葬地。

  1943年,宋先生的大娘因病去世,留下了他年仅3岁的堂姐,堂姐和他一同长大。1958年,宋先生一家跟随在焦作工作的父亲,来到焦作生活。2007年,宋先生的堂姐去世。“堂姐去世后,寻找大伯埋葬地的责任就落在了我的肩上。以前虽然产生过寻找大伯埋葬地的想法,但是当时科技没有现在发达,我知道的大伯的信息又太少,寻找他的埋葬地无异于大海捞针,因此没有寻找过。”宋先生说。

  昨日,根据宋先生提供的线索,记者来到市退役军人事务所优抚科进行查询。该科工作人员没有查询到有关宋知顺的信息。

  “下一代人不会记得我大伯的名字了,我有义务再找一找。无论找到还是找不到,都圆了我一个心愿,这也是对因抗日牺牲的大伯的一种纪念。”宋志文说。宋先生的电话是:。

  焦作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晓军 实习生 刘一帆 报道

  马上点赞

  公交司机拾金不昧

  7月27日,11路公交车司机齐争道在其驾驶的公交车上捡到一个装有现金的钱包,失主认领钱包时想向他当面致谢,齐争道却说,只是做了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。

  7月27日18时许,齐争道驾驶公交车到终点站后,利用休息时间打扫车厢卫生。在车厢最后排的座位上他看到一个钱包,此时车上已经没有乘客,他打开钱包看到里面有几百元现金、身份证和十几张银行卡。他立即拨打市公交集团公交二公司优质服务处电话,告知工作人员捡到一个钱包,如果有乘客寻找请与他联系。

  之后,齐争道驾驶11路公交车原线路返回,到公司停车场后把钱包交给工作人员,然后又继续运营。当天晚上,失主韩先生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,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拨打了公交热线,没想到竟然找到了自己的钱包。第二天一早,韩先生赶到公交二公司认领钱包。

  拿着失而复得的钱包,韩先生特别激动,想见见拾金不昧的好司机齐争道,以当面表示感谢。由于齐争道正在线路上运营,工作人员通过车载电话联系上齐争道说明情况,齐争道在电话中说:“举手之劳,没啥可感谢的。”

  焦作日报全媒体记者 朱颖江 报道

  帮办热线:

  让您生活更便捷!

达到当天最大量